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新疆上演酿酒葡萄抢购风订单农业弊病待解胡晓晴

时间:2020/03/12 10:11:14 编辑:

8-9月的新疆,甜蜜蜜的葡萄熟了。然而,处在号称全球酿酒葡萄种植的“黄金地带”的新疆玛纳斯县、昌吉市周边乡镇正上演着一幕酿酒葡萄抢购风波,并有愈演愈烈之势,抢购葡萄原料在新疆历年极为罕见,什么原因引发这场抢购风波?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随即展开调查。

原料抢购风波升级

“我现在虽然挺高兴,但还有点担心。”新疆玛纳斯县头宫乡的农民王新海9月3日将家里种植的50亩葡萄卖给了新成立的新玛饮料厂。

“我们虽然跟新天签了10年合同,但新玛的条件比新天的高,原料拉进厂直接付给30%的现金,收购价也高,我们村不少人把葡萄卖给了新玛,不过都是悄悄卖掉,新天和政府知道了我们不守约,肯定会不乐意。”王新海声音不大。

8月底9月初,因外来新建企业进入新疆新天国际的葡萄基地大量收购原料,引燃了新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酿酒葡萄抢购导火索。

8月31日晚,新天酒业负责玛纳斯县兰州湾乡基地的田紫冬在基地进行检查中,发现不少农户拉着一车车葡萄,正悄悄运往新成立的新疆新玛果汁有限公司,看到这一情况后,他立刻叫上同事前往新玛公司查证,双方员工发生冲突。

至此,抢购风波升级为群殴事件。

9月1日上午,新天酒业举行葡萄收购后酿酒前期的开榨典礼,正式收购葡萄原料。但当晚却发现有11车原料被送进了新奥酒厂,当晚,双方再次发生激烈冲突,多人受伤。

很快,原料抢购战在新疆昌吉市周边的数万亩酿酒葡萄基地升级,9月3日晚,群殴发生在了新疆昌吉榆树沟的新奥酒厂,据称,上百人参与群殴,场面一度极为混乱。

“我们欢迎内地企业来投资,但必须要先建自己的葡萄基地,而不是直接建厂抢购原料。正当我们辛辛苦苦熬了5年等到葡萄丰产期时,其他厂家直接过来抢购原料,我们当然不答应。新奥酒厂的这种做法影响了新天公司的正常生产计划。”新天酒业总经理苏斌对此不满。

记者了解到,玛纳斯县引进新玛公司本意是想引进一家竞争企业,打破新天独家垄断局面,共同发展,做大做强本地的葡萄产业。

“但前提是新玛必须先建自己的原料基地。”玛纳斯县农业局局长邵玉说。“事与愿违,新引进的新奥酒厂完全没有发展葡萄基地,也不与农民签订合同。并且目前为止,他们都没有办理任何手续包括生产、消防、卫生、安全许可证。”

对于原料抢购风波以及群殴事件,玛纳斯县政府的态度明确,已责成县公安部门调查取证,严惩肇事凶手。并且由工商、消防、质检、卫生等部门联合进驻新奥酒厂,令其补办一切手续。此外,允许新天公司向给新奥酒厂运送原料的农民了解情况,有权阻止其交收行为等。

政府明白,毕竟长久的订单能给农民提供基本保障,短期抢购原料,企业不建基地,对葡萄种植基地的长期发展极为不利。

据悉,参加抢购的至少还有5家企业,不但有新疆之外的外来企业,也有来自乌鲁木齐、库尔勒、吐鲁番等地的部分企业以及企业之外的部分酿酒葡萄收购贩子。

据记者了解,新疆还从未来像今年这样出现抢购酿酒葡萄现象。

今年的酿酒葡萄产量不高是众多厂家抢购的原因,以昌吉市所属的酿酒葡萄基地为例,今年产量只有6000-7000吨,而新玛公司设计加工能力在2万吨左右,新天酒业在新疆拥有4个酒厂,总生产能力达到10万吨的加工能力,而目前的这个产量对于任何一家企业都远远不够。

去年农民哭红眼 如今公司急红脸

与今年农民的酿酒葡萄成众多公司追捧的“香饽饽”相比,2003-2004年,新疆玛纳斯县等地的农民却为葡萄“愁断肠”。

以玛纳斯县为例,该县几千农民和新天酒业分别签订了50年、30年不等的葡萄种植合同,合同中明确规定葡萄收购保底价为每公斤2元,在产量上没有任何限制。

2000年全县葡萄面积达到5万亩。2003年,葡萄进入盛产期,全县葡萄总产量3.9万吨。此时,新天酒业突然单方提出每亩限产1200公斤,理由是产量高了影响葡萄质量,超过的部分按每公斤0.5元收购。

2004年,新天酒业因市场销量不佳,再次对订单葡萄实施“强制性限产”每亩800公斤,同时取消葡萄收购最低保护价,价格随行就市,收购时只给农民打白条,未付一分钱现金。

玛纳斯县及上级昌吉州领导多次到新天酒业公司协调无果,拖欠收购款、强制限产、压价让众多葡农苦不堪言,但因只有新天“独一家”收购酿酒葡萄,诸多农民只得忍气吞声。

一年之后,情形截然相反。

进入九月,新天国际葡萄酒业公司上至总经理下至员工,都在为葡萄原料抢购事件费尽心思,四处阻止农民将酿酒葡萄“外流”到其他企业。

“虽然我们和新天签了合同,但是往年新天把我们害得好苦,克扣、限产、打白条,辛辛苦苦一年,农民却像孙子一样,苦等着大半年拿不上一分钱,说实话,真想把葡萄卖给其他企业,争一口气,让新天也尝尝难受的滋味。”玛纳斯县凉州户镇葡农张明福的话也许能代表不少农民的心态。

张明福这番话道出了新天公司正面临的尴尬所在——订单农业并没有强硬的约束力。

“企业如果违约有可能会承担法律责任和赔偿,而农民违约最多就是今后不再合作,还没听说农民交违约金的。”新天酒业一位经理说。

正因为订单农业缺乏约束力,目前还缺乏相应的法律规范和政策规定。当合同价格高于市场价格时,无论哪一方违约,都能获得高于订单的利益,却能免于或少有经济上的惩罚。

饱受订单农业“诟病”之苦的企业和农民像坐上“跷跷板”:市场行情低迷、农产品供过于求时,企业高高在上、百般克扣,农民忍气吞声、屡屡遭殃;一旦行情看涨,农产品供不应求,农民又毁约卖给价高者,企业一筹莫展。

订单式农业“弊病”何解?

因光热条件得天独厚,新疆的葡萄、番茄、甜菜、棉花、杏子、牛奶等农副产品品质优良。但苦于远离市场,农副产品保质期短、易腐坏,运力受限,要将这些“宝贝”运送出疆,难乎其难。

于是,新疆自1997年开始推广订单农业,就地生产,就地加工。通过订单,成千上万家的农户由企业与市场实现对接。

但因龙头企业有限,丰收旺季,农民卖产品难,企业是爷爷;歉年,原料紧张,企业抢购,个个像孙子。农产品的供求矛盾年年在新疆上演,风波不断。

有数据显示,2004年新疆龙头企业与农户之间相对稳定的利益联结方式虽占48%,但订单履约率偏低。

对于订单的“失约”,基层政府焦头烂额、企业农民互相抱怨,于是政府、企业、农民也都在关注、寻找解决之策。

尝试在不断进行:

不少地区政府部门提出由政府制定平等、明晰的格式合同,改变以往由企业单方拟订合同,避免农户受损;

在南疆阿瓦提县,2004年订单的价格已经从固定向浮动转化;

在昌吉、喀什等地,地区政府部门出面与企业谈判,希望企业在收购农产品能拿出一个最低的保护价;

伊犁、昌吉等地农民开始自发成立甜菜协会、辣椒协会等,改变分散、与企业不对等的谈判地位;

新疆锦棉棉业股份、新疆贝正棉业等公司与农户签订订单后,尝试棉花期货交易方式来规避风险。但订单履约率低,农企互不守信屡见不绝,利益纠纷还时有发生;

2005年,昌吉昌润蔬菜盐业有限责任公司在昌吉市三工镇推行一种新的模式:公司与农户实行股田制经营。其具体形式为:以农民种植户为合作单元,以土地和劳动力资源入股,合计1000元/年,占合作单元股份的51%;公司以生产资料和技术股份入股,占股49%。入股合同一年一签,也可一年几签,产品销售所得首先返还农户土地使用及劳务费1000元,其次扣除公司所提供的农资费用,盈余所得按照入股比例进行二次分配。目前合作的葡萄种植面积达到400亩;

……

各种尝试依然在进行,毕竟企业、政府、农民都愿意看到共赢的局面。

空调室内机有噪音的原因

美白勺空调常见故障分析

海南空调维修网

相关资讯